<dfn id="bp979"></dfn>

      <p id="bp979"><ruby id="bp979"></ruby></p>
      <em id="bp979"><strike id="bp979"></strike></em>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專家觀點 遲福林

        遲福林:以服務貿易為重點推進中部地區高水平開放

        時間:2023-07-04 10:32 來源:新華網

        中部地區是我國重要的糧食生產、能源原材料、現代裝備制造及高技術產業基地和綜合交通運輸樞紐。促進中部地區加快崛起,對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具有特殊的戰略作用。從現實需求看,推進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是構建內陸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重大任務,將形成中部地區加快崛起的重要動力。

        服務貿易開放水平較低仍是制約中部崛起短板

        2022年,中部地區GDP占全國GDP的比重為22.15%,比5年前(2017年)提升了6.37個百分點 。在中部地區經濟總量占全國比重較快增長的同時,開放水平不高的短板依然突出。

        整體開放水平不高。2022年,中部六省貿易依存度為13.5%,低于全國平均水平21個百分點,低于東部地區36個百分點 。

        服務貿易規模較小。2021年,中西部地區服務貿易額占全國的比重僅為9.3%,僅為東部地區的10.6% 。

        服務貿易占比偏低。2021年,中西部地區服務貿易占外貿總額的比重僅為6.6%,為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其中,湖北服務貿易規模位列中部省份第一,占貿易總額的比重為11.4% 。

        服務業開放水平偏低。2021年,中部地區服務業外商直接投資占外商直接投資總額比重僅為43.59%,低于全國同期平均水平31.5個百分點 。

        與此同時,近年來,我國服務貿易呈現較快發展趨勢。2018年至2022年,我國服務貿易總額由4.4萬億元人民幣增長至6萬億元人民幣,年均增長8%,是全球平均增速的2倍 。從未來幾年發展趨勢看,我國經濟結構轉型與服務業市場開放,將形成服務貿易快速發展的重要動力。例如,預計到2025年,我國城鄉居民服務型消費占比將由2022年的43.2%上升到接近50%,到2030年有可能達到55%左右。由此,將釋放數萬億元的消費潛力。這個巨大潛力的釋放與市場的有效供給,將直接促進服務貿易發展和開放進程。

        中部地區推進制造業轉型升級高度依賴以研發為重點的生產性服務業發展。目前,湖南、湖北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占服務業的比重為40%左右 ,與全國平均水平大致相當 。作為制造業大省,湖北、湖南要以高水平開放促進生產性服務業與先進制造業深度融合;要以擴大研發設計、咨詢、專業服務等生產性服務進口,補齊生產性服務業發展短板;要促進形成服務貿易與貨物貿易融合發展新格局,形成更加穩定安全的產業鏈供應鏈。由此,加快推進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服務貿易將成為我國制度型開放的重點。這幾年,盡管疫情對全球服務貿易發展帶來沖擊,但尚未改變服務貿易快速發展趨勢。2022年,全球服務貿易額達到13.8萬億美元,比2019年增長11.4% 。此外,服務貿易已成為高水平區域貿易協定的標配。例如,2009年以來全球生效的170余個區域自貿協定中,涵蓋服務貿易規則的占比大約有70%左右。

        我國穩步推進制度型開放,其重點、難點都在服務業市場開放與服務貿易發展方面。服務貿易將成為我國新階段高質量發展的內在需求。在數字技術推動下,中部地區推進高水平開放,要適應服務貿易、數字貿易快速發展的基本趨勢,通過強化優勢特色服務業規則、規制、管理、標準對接,實現重點產業項下服務貿易發展的突破,形成以制度型開放促進高質量發展的新格局。

        加快形成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新格局

        一是釋放結構轉型蘊藏著服務貿易發展的巨大潛力。中部地區市場空間大,且正處于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2017年至2021年,中部地區人均GDP年均增長9.4%,快于全國平均水平1.5個百分點;服務業占比年均提升1個百分點,遠高于同期全國0.15%的平均水平;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年均提升1.2個百分點,比全國快0.1個百分點 。預計到2025年,中部地區人均GDP將達到8.86萬元左右,服務業占比將提升至55%左右。由此,估計到2025年,中部地區服務貿易總額占全國的比重將達到10%以上。

        二是構建現代產業體系對服務貿易發展的需求日益加大。近年來,中部地區利用成本、區位優勢,積極承接東部地區產業轉移,并在培育以光電子信息、新材料、裝備制造等方面形成初步優勢??傮w看,以裝備制造為重點的制造業發展仍面臨質量提升的重大任務。2021年,中部地區裝備制造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收入的32.3%,低于全國平均水平5.8個百分點;收入利潤率為5.8%,低于東部地區0.5個百分點 。加快構建以裝備制造為重點的先進制造業體系,重在推進生產性服務業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估計到2025年,湖北、安徽、湖南等省份知識產權、計算機和通信服務等生產性服務貿易的比重由目前的30%左右提升至40%以上。

        作為我國糧食生產基地,服務于我國糧食安全,中部地區仍需要提升生產性服務業與農業融合水平。例如,2021年河南、安徽糧食總產量分別位居我國第二、第四,但農產品加工轉化率僅為60%-70%左右,比發達國家低10個百分點左右 ;河南蔬菜產量占全國的9.8%,位居全國第二,但70%以上果蔬未進行預冷就進入流通環節,損失率在25%-30%左右 。強化糧食生產基地地位,需要以研發、物流、保鮮、冷凍等農業生產性服務貿易帶動農業生產效率的明顯提升。

        三是依托數字經濟發展優勢促進服務貿易轉型發展。近年來,數字經濟已成為拉動中部地區經濟快速發展的重要動力。2021年,中部六省中,除山西外其他省份數字經濟規模均超過1萬億元;其中,湖北省數字經濟增加值達到2.1萬億元,同比增長20%,居中部第一,占GDP比重達42%,對GDP增長貢獻率為61.25% 。目前的突出挑戰是,如何將數字經濟發展優勢有效轉化為數字貿易優勢。按照聯合國貿發會議的統計口徑測算,2020年湖北省可數字化交付的服務貿易額為20.99億美元,占服務貿易總額的比重為43.1%。這個數字,低于我國平均水平12個百分點,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1個百分點。到2025年,中部地區數字服務貿易占比要爭取提升至50%以上。這就需要在推進傳統貿易數字化轉型、促進優勢數字服務出口、探索數字貿易規則標準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

        四是抓住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機遇,形成中部地區高水平開放的新動力。今年6月2日,RCEP進入15個成員全面實施新階段。作為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RCEP以共享發展為突出特點,并且正在釋放出重要的紅利。一方面,對于中部地區來說,其以制造業為重點的產業結構與東盟等區域具有相當高的互補性,合作空間大。例如,2022年全年,河南對RCEP成員國進出口總額為2552.2億元,同比增長15.9%,占河南外貿總額比重提升至29.9% 。另一方面,中部地區用好RCEP的空間還相當大。比如,根據現有公開數據初步測算,中部地區RCEP規則利用率還有很大提升空間。2022年安徽出口企業RCEP規則利用率為3.35%,河南2023年一季度出口企業RCEP規則利用率為9.91%,江西為5.40%,湖北為1.13% 。相比之下,韓國對日本出口企業RCEP規則利用率(2023年一季度)達到50.6%。如果中部地區RCEP規則利用率能得到顯著提升,將給中部地區高水平開放帶來重要動力。為此,要充分利用中部地區自貿試驗區的作用,探索自貿試驗區政策與RCEP政策的疊加,形成疊加效應。

        以制度型開放推進中部地區服務貿易發展

        首先,制度型開放是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的基本需求。與貨物貿易依賴于“邊境上”開放不同,服務貿易開放直接依賴于“邊境內”的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與國際銜接,依賴于以公平競爭為重點的市場環境建設與制度創新。例如,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不僅要求對境外服務提供者的待遇不得低于境內服務提供者,而且要求對其他成員經濟體相關人才的學歷、經歷和職業資格予以承認。推進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高水平開放進程,不僅涉及服務業市場開放,更涉及相關資格、標準互認及配套的資金支付與市場環境建設等。

        其次,強化服務貿易自由便利的制度安排。一是加快推進RCEP中制造業研發、管理咨詢、養老服務、專業設計等服務開放承諾盡快落地,并提前落實包括專業服務、計算機服務等我國在RCEP中的未來開放承諾;二是重點開展面向RCEP及中亞區域的裝備制造、智能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車、電子信息等優勢產業項下的服務出口,帶動標準、技術、研發等“走出去”;三是主動擴大研發設計、工業設計、咨詢、專業服務等生產性服務進口,制定面向發達國家制造業技術人員“資格單向認可”制度;四是在知識產權、電子信息、物流運輸等領域采用國際標準,支持行業協會、企事業單位、檢測機構加強與RCEP成員國交流合作,共同開展國際標準研制。

        再次,以差異化服務貿易開放探索實現中部地區自貿試驗區的戰略性提升。在盡快實行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基礎上,依托中部四個自貿試驗區的產業基礎和開放任務,積極開展服務貿易開放的差異化探索,在引領中部地區服務貿易開放進程的同時,為我國自貿試驗區戰略性提升提供實踐案例。例如,推動湖北自貿試驗區(特別是武漢片區)對標CPTPP積極開展發展技術轉讓、許可證貿易、技術咨詢及服務、成套設備引進等技術貿易開放的壓力測試;推動湖南自貿試驗區在進一步擴大教育、工程咨詢、會展、商務服務等領域的市場開放,率先落實RCEP相關鼓勵性義務;推動安徽自貿試驗區在人工智能、新型顯示、量子信息等領域的服務貿易開放,并對接《數字經濟伙伴關系協定》,開展跨境數據流動等領域的壓力測試等。

        最后,以制度型開放帶動中部地區以創新為重點的制度性變革。2020年,中部地區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占比13%,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數量占比17.6%,本科院校占比25%;2022年,湖北光電器件占全國市場份額的60%,武漢光谷的光纖占全球市場份額的25%。依托科技研發與產業發展基礎,中部地區有條件成為我國科技創新與應用創新的示范基地。這需要在補齊研發投入短板的基礎上,以制度型開放統籌自主創新與開放創新。(作者:遲福林/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

        首頁
        相關
        頂部